下同)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1-25 05:51    次浏览   

高培勇在当日出席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“大势·大事·大市——中国经济形势分析”上做出上述研判。

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一直是国内外高度关注的焦点。早在2011年,审计署就曾首次组织对地方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审计。审计发现,截至2010年底,除54个县级政府没有政府性债务外,中国省、市、县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共计10.71万亿元(人民币,下同)。

从最新情况来看,审计署6月曾发布公告称,截至2012年底,包括上海、天津、重庆、广东等36个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达3.85万亿元。

在高培勇看来,这样情形出现的根源在于地方办多少事中央给多少钱的“打酱油财政”上。“在中央政府眼里,地方政府是需要管住的孩子。”但一旦大人监管松懈,孩子就可能会犯错误,难抑举债投资的冲动。

高培勇认为,关于政府债务和个人债务最大不同是,政府性债务属于“可以永远不还的债务”,可以通过借新债还旧债。因此,即便是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很大,但考虑到中国政府的实力和信用的程度,只要地方不借新债,就完全能够应付当前的债务。当前“更大问题是地方政府借债时不考虑如何偿还。”

2012年至2013年审计署又组织对36个地方政府本级2011年以来政府性债务变化情况进行了“抽查”。审计发现,经过两年时间,上述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增长了12.94%。

他指出,“只有孩子长大了,对自己负责,那么地方政府就会有量入为出的考虑”。也就是说,如果地方财政体系能够得到健全,使其拥有健全地处理自身收支的条件。那么,地方政府债务最大的风险才真正可以控制。(完)